剪影

剪影/白景
特传冰夏冰| yoi Yuri主
一条发臭的咸鱼。

【花葬】[短篇已完/双花/古风]

*请不要大意地指正ooc与bug
*明天期中求祝福
*不要问po为什么大半夜不复习不睡觉还在刷lof……
-
张佳乐身子轻盈地飞檐走壁穿行在鹅毛大雪中,不时回头朝身后追击的仇家扔几个飞镖暗器,看起来逃亡得相当惬意。
要是真这样也省心了。
他叹口气,脑袋后面的小辫子一甩一甩,啪嗒啪嗒的倒也算是给寂静的寒冬添了点乐趣。
一跃跳下矮房的时候他下意识地朝天看,如鹅毛如柳絮般的大雪从灰蒙蒙的天空之上缓缓落下来,不知为何陡得生出些悲凉来。
那人似乎就是在这样下雪的日子里走的啊。
身后逐渐逼近的脚步声将张佳乐从恍惚中唤醒,他啧啧嘴,又开始狂奔。
第一场雪就这么大,明年庄稼收成一定不错。
他想的挺远。
张佳乐逃亡的目的地是霸图所管辖的区域,只要到了那里身后那些将他视为叛徒的百花追兵一定会放弃追杀然后回去。
对于他来说眼下甩开他们并不难,难的是日后江湖上的每一次撞面与格斗,怕是对方狠得了心下手而他瑟缩着不知所措。
-
张佳乐总是忘记提醒自己大孙已经走了不会再护着自己了,他总是觉得只要一回头身后就会跟着一个无奈收场的孙哲平,扛着葬花勇往直前地灭了追兵。
该自己来了,只是下不了手而已。
-
孙哲平拜访霸图山庄的时候许久不听江湖事,是在韩文清提起要不要见见老搭档的时候才知道张佳乐在百花待不下去了跑来霸图了。
他想了想。
“见啊,怎么不见。”
-
霸图对张佳乐不错,单独分了个小院子,石铺的小路被积雪涂成纯白的,人在上面践踏出一条又一条灰色的痕迹。
孙哲平来的时候张佳乐裹了件棉袄坐在院子里看着开早了的红梅发呆,听见脚踩在雪上面嘎吱嘎吱的声音才反应过来有客人。
“……大孙?”声音很轻,像是轻轻捧着一个不忍打碎的梦境。
-
孙哲平在霸图住了几天,准备离开的那天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阻碍了他的行程,霸图山庄上下都觉得这天出去要出事,纷纷挽留他,不得已他又多呆了一天。
就算客房里头挺暖和的,孙哲平绑着绷带的手旁边也有个汤婆子捂着,他还是能够感觉到来自左手钻心般的冰凉疼痛。
几年前他解决了一个威胁到百花的混蛋,被人用掺了毒的匕首抹了下,没能及时治疗的后果就是后遗症,下雪的日子左手就会发青并带来刻骨铭心的疼,所以他缠了绷带想要逃避这一切。
装作没什么事情的过来一个春天一个夏天一个秋天,那年第一场雪的时候他和张佳乐正在对敌,手疼的他连葬花的剑柄都握不住,张佳乐看起来有些单薄的身影扛起了一个孙哲平和一把重剑葬花逃走。
瞒不下去他只好坦白。不过孙哲平不是什么拖拖拉拉的人,想清楚了这样下去只是拖累搭档以后就在一个下着雪的日子悄悄走了,谁也没说。
回忆完毕,耳边却响起了敲门声。
“大孙,是我。”
-
张佳乐不能为手伤做什么,但是他能分散孙哲平的注意力。
所以他絮絮叨叨了好多。
这两年过的怎么样,为什么来霸图,一五一十全讲了。
听的孙哲平心疼,不过手倒是没那么疼了。
“大孙啊,以前百花是不是也有棵和这儿挺像的红梅。”张佳乐说道,“今天我院子里那株梅花刚开的花都没了,还有几根树枝被雪压弯,最后被折断了。”他盯着孙哲平左手看,“雪这玩意挺讨厌的不是。”
“也不是吧。”孙哲平思忖了会道,“说是瑞雪兆丰年,明年收成应该不错。”
张佳乐视线游移不定又飘向窗外,鹅毛大的雪和他逃来霸图那天一模一样。
“是啊。”他道,“天总会晴的。”
大孙你的手也会好的,后半句他没说出来。

评论
热度 ( 2 )

© 剪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