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影

剪影/白景
特传冰夏冰| yoi Yuri主
一条发臭的咸鱼。

【美人鱼 上】[短篇未完/黄喻/作者脑洞太大系列]

*请不要大意地指正ooc与bug
*这……这是个神奇的东西慎入
-
从前有个叫做黄少天的王子,他生活在毗邻大海的悬崖上那座古老的城堡里。黄少天从小就喜欢说话,可是父母去世的早佣人都匆匆忙忙地做事于是他就练就了对小动物说话的本事,到他十八岁那年的时候周围的动物都认识他了,看到他还会主动走上来对着他叫唤几声。
即便如此黄少天还是有点孤单,他想要一个能够与他交谈的朋友,听得懂他在说什么也愿意听他说话,最好还要偶尔回答几句,就算不知道该说什么也愿意一直微笑着聆听的朋友。
仿佛是来自神灵的恩赐,在他十八岁那年的某一天,他找到了。
-
喻文州是条美人鱼,他生活在广阔无边大海中一片叫做蓝雨的地方里。
他的动作比别的人鱼要慢一些,总是在游泳比赛中输给别人,可是一旦这场比赛需要一些计算与谋划的地方,他的存在就相当于胜利。
唧唧歪歪这么多,旁白表示他只想说喻文州是条头脑发达四肢啊不三肢简单的人鱼。
有些不服气的人鱼就叫他心脏,喻文州不喜欢这个称呼却也没有多介意,反正叫这个绰号的人该输还是输。
但简而言之,喻文州没有朋友。他想要个不在意他动作慢的人,一个即便走得快了也会在前面一点的地方等他的人,这样子的人会成为他所需要的朋友。
仿佛是神灵的恩赐,在他十八岁那年的某一天,他找到了。
-
那一天喻文州又被排挤,无聊地游到靠近悬崖的地方爬上了岸。他坐上岩石,漫不经心地用尾巴拍打着浪花,水蓝色的漂亮鳞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长老们总是告诉人鱼们人类有多么可怕,他们会抓走每一条他们所见到的人鱼,拿去卖了,也许是送到贵族家里当装饰品,也许是送到马戏团屈辱地表演。
哪一条都听起来不怎么样。
喻文州仰头看向几乎与大海拥有相同颜色的天空。
但他觉得这里很安全。
直到他听见有脚步声逐渐逼近,此时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带着佩剑的金发少年转出一处的弯,惊愕地站在那里看着喻文州。
-
黄少天知道城堡的地下室里面有条密道,沿着那里一路走出去就能到达悬崖下的小小沙滩,得天独厚的条件让这里十分安全,即便涨潮也不容易被淹没的地方像是给人带来了一层安全屏障。
他喜欢那个地方。在他父母都还在时,夫妻俩经常带着黄少天多掉繁重的公务下来,晒半个下午的太阳心都是暖洋洋的。
但今天这里像是有什么不同的声音,并不是寻常的浪花拍打岩石那有力的撞击声,这次的声音像是什么与岩石相比纤细的多东西在与海水嬉戏。
黄少天急匆匆地走出拐角,他看见一个人坐在靠近海水的岩石上。那个人有着如海藻般柔软的黑发与深不见底漆黑双瞳,下半身的双腿被水蓝色的鱼尾替代,正轻轻地戏弄着浪花。
-
“你是……?”
黄少天难得地噎住说不出话来,他下意识摸上剑柄,紧紧盯着喻文州。
与之相比,喻文州反而显得沉稳淡定,他恍惚一下以后立刻反应过来,弯起唇微笑:“我是……喻文州。”
-
两个同样渴求友情的少年迅速熟络起来,半个太阳沉下海面的时候才不舍得地告别并约定明天再聊。
当晚动物们感觉黄少天不正常,他没有揪着任何动物的耳朵唠叨一大队。
当晚人鱼们感觉喻文州不正常,他没有奇奇怪怪地笑一笑然后谁谁倒霉。
所以到底是谁不正常了啊,围观群众凌乱了。
-
tbc.

评论
热度 ( 13 )

© 剪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