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影

剪影/白景
特传冰夏冰| yoi Yuri主
一条发臭的咸鱼。

【美人鱼 下】[短篇已完/黄喻/作者脑洞太大系列]

*请不要大意地指正ooc与bug
*大家好po脑洞一大可能还会开睡美人……
-
巫婆所在的高塔要沿着海岸线一路走七天七夜才能到。
黄少天知道以后立马备了车整了行李带着喻文州出发了,手忙脚乱了一天一天的佣人在他们王子吩咐完半天以后才想起来自己似乎放假了,主子跟着一个刚来一天不到的不知道哪来的客人跑了。
总觉得心有点累啊。
满城堡的佣人泪流满面。
-
七个昼夜两人除去休整与补给的时间行进的脚步不曾停过,终于他们在第八天的晨光从地平线上升起之前看见了那座绛紫色的高塔。
这一点也不像童话故事里巫婆塔的样子。
那座塔与其说是巫婆的领地倒不如说更像沉睡公主的囚笼,梦幻般的绛紫色笼着点清晨的白雾,被阳光照着的那一面与大海相映成辉。
喻文州点了点头表示就是这里。
黄少天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然后敲响了陈旧的木门。
“有人吗有人吗有人吗有人吗有人吗 有人吗有人吗 有人吗有人吗有人吗有人吗有人吗有人吗有人吗有人吗——!唔唔唔唔唔唔……?”黄少天抱着必死的决心闭着眼睛吼了半天,吼到一半突然噎住一样的捂住嘴。
“真是吵死了。”高跟鞋的声音从木门的那边由远及近,“嗒嗒嗒嗒”的急促声音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猛地从内被推开的门差点撞上黄少天的鼻梁,站在里面的是个满脸不耐烦的漂亮女人。
她棕色的波浪卷长发有些乱,像是刚起床没好好打理过。苍白的脸衬着狭长的眼睛下面两个黑眼圈,再加上有点发青的嘴唇,要不是这天刚亮不知道的都以为这是女鬼。
女鬼好像有点起床气,眯着眼睛盯着黄少天和喻文州看了半晌又把门一拍关了上去。
黄少天试了半天想说点什么却觉得喉咙口像是有什么东西堵着,两个说不了话的站在高塔的门口看了半天相对无言。
大概过了大半个小时,门又哐的一声被打开,里面还是那个女人只不过样子变了点。
头发看起来稍微梳了一下,脸上也没之前那么吓人,似乎是化了淡妆。她穿着蓝色的长袍,脚上一双镶着碎钻的浅蓝高跟鞋。
黄少天张着嘴“啊啊”半天说不出话来。
目测是巫婆的女人似乎是听着不耐烦了,打了个响指。
黄少天打了个喷嚏,咳嗽了一会以后只蹦出来一句话。
“死巫婆把文州的声音还回来!”
“你妈没告诉你求人做事的时候语气要软一点吗。”巫婆敲了敲门框侧过身示意两人进来,“好好叫别人名字啊蠢货,我叫楚云秀。”
“你叫了吗你叫了吗!”黄少天不服气一样冲着楚云秀喊了几声,拽着喻文州走进了那座塔。
-
里面没黄少天想的那么恐怖。
塔是石壁的,朝上看可以一直看见顶部绘着图案的彩色玻璃,从那来的光照亮了整座塔,透过彩色部分的光变幻出不同的颜色。
黄少天仰头数了数,这座塔大概有十层不到的样子,一圈一圈地攀着塔壁。每层有个缺口,一楼的缺口那边停着块大概四平米的的厚木板,上面拴着绳子,绳子的末端绑在顶层。
“过来。”楚云秀踩着高跟鞋走上木板,冲着两个人招了招手。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就被似乎来过一次的喻文州拉着手带了过去,楚云秀瞥了两个人一眼,纤长的手指点了几个按钮,绳索便带动着木板上升起来。
有点晃荡。
这是黄少天的第一反应。
木板晃晃悠悠地上升到顶层。
顶层挺乱,到处摆着奇奇怪怪的东西,沉重的木箱上趴着的骷髅,柜子里“咕咚咕咚”冒着泡的不明液体,还有吊灯上那倒挂着的、似乎已经干掉了的蝙蝠尸体,黄少天觉得毛骨悚然。
楚云秀让他们下了木板等着,然后这个柜子翻翻那个箱子找找,最后拿了个看起来是空的玻璃瓶子出来。
“喏,就这个。”
黄少天不知道说什么。
他还以为一路要过五关斩六将砍砍杀杀最后一路上来才看到楚云秀拿着瓶子翘着二郎腿威胁他啊!!!
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楚云秀嗤笑一声便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她翘起长腿的时候黄少天才发现那条袍子居然是高开叉的,白皙的大腿露出大半截,令人移不开视线。
“祖上有个无知的老章鱼触犯了海王,所以我们这些后辈必须无条件地帮助人鱼。”楚云秀挑起眉,“不过变成人这方面我还是有拒绝的权利的,但听说你旁边这条小人鱼想上岸找心爱的人,我就好奇了呗。”她勾起一个恶作剧般的笑容,“我说你要带着心爱的人来见我,他想了想说那个人不会同意的。我就说你把声音抵押在我这边好了那人要是真的喜欢你会带着你来拿的——就这样咯。”她随手掷出瓶子,还没等黄少天反应过来脆弱的玻璃制品已经在地上摔成了几瓣。
空无一物的玻璃瓶子像是自体散发出几圈光晕来,像涟漪一样散在空气中。
喻文州猛烈地咳嗽几下,像是咿呀学语的婴儿般说了几个连不起来的单字,最后才吐出一句音调怪异的话来:“少天,就是这样。”
“……”
黄少天觉得今天自己真的不想说话。
-
“好了你们可以滚了。”楚云秀站起来拍了拍手,一个阵法出现在两人脚下,“我可以把你们直接送回去,你们那个马车就归我了。”
“最后一个问题——!”黄少天举起右手像是学校里面的学生举手发言,“为什么文州能比我高两公分!”
“活该。”楚云秀嗤之以鼻,“小人鱼尾巴长度换算过来就是这么长。”
眼前一黑再一亮,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个人正位于花园的上方,下面的园丁瞪大了眼睛看着突然出现的主人与客人,惊恐地躲了开来。
因为在上方,所以会掉下来。
还好下面是树丛。
黄少天苦中作乐地想着。
“yoooooooooooooooooo!”
-
“啊文州忘了说了。”摔在灌木里的时候黄少天扭头对喻文州说话。
“我也喜欢你,我也非常向往你曾居住的那片大海。”
-
fin.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剪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