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影

剪影/白景
特传冰夏冰| yoi Yuri主
一条发臭的咸鱼。

【灰王子 07】[短篇未完/乔高/作者脑洞太大系列]

*请不要大意地指正bug与ooc
-
信鸽展翅,加持了加速咒印的鸟儿只需要大半天就可以将信件送到微草王宫,它们从不失误。
魔术师看着信上刘小别尖瘦的字体皱了皱眉。
在他受了重伤之前,他曾经带领微草国的军队与叶修交战数次,他知道自己有多明白另一边对手的狡猾。那人最擅长的就是将计就计,优秀的反应力与临场发挥使他无数次从对手看似密不可破的圈套中逃出来,甚至反败为胜。
不得不说,这个条件令人心动,甚至还有要求叛乱成功之后和平或者互通贸易的余地,但王杰希难以相信那样精明的人会毫无保留地把该给的东西全部交出来,不多削减一点就有鬼了。
但问题是,他两个儿子——包括一个接班人都在那里。
即便刘小别的战争经验算不上少,但面对那样的狐狸还是嫌嫩了些。王杰希曾经听说过有关叶修的传闻,他十五不到时从世代文官的家里逃了出来,在军营里爬摸滚打活生生在而立之前达到了大将军的位置,快的奇怪。
两个养尊处优的王子斗得过人精?
别逗了。
-
刘小别展开信件,字不多,大意就是签订协约并追加要求什么的。他安排几个信使立刻去兴欣兵营传达要求,以及今晚设宴的邀请函。
高英杰愣愣地看着,蓦地生出一种自卑来。
王兄真的很厉害啊。
刘小别看了他一眼,敲了敲桌子:“英杰要不要来练练?来这以后好久没动过了。”
“不了。”高英杰摇摇头,“我先回营帐了。”
那种异样的感觉在心里荡漾开来。
-
晚上的宴会叶修大大咧咧地来了,依旧扛着把伞。这次为表诚意,刘小别没有动他们的武器,因此在吃饭的时候也谨慎地盯着对方,心不在焉地接两句嘴。
依旧是三个人。
条件谈得差不多的时候两边也都累了,酒过三巡桌边的人脸都是红的。
“得今天大家都累了具体的东西明天再弄。”苏沐秋点点头说,“我信殿下的人品。”
刘小别似乎喝的有点高了,一拍桌子没经大脑就说:“要回去了?我派几个人送你们回去。”
契约还没签呢,谁知道你会不会在去的路上变卦啊。
高英杰确定他王兄喝多了。
气氛一时有点僵,还是从饭局开始就没怎么说过话的高英杰出来圆场:“王兄有点累了,我将各位送到门口吧。”
那边一直盯着他看的苏沐橙笑着点了点头:“会有人来接我们的,大概这个时候也到了,有劳殿下您了。”
高英杰站起身,有点羞怯地微笑起来。他从最开始就想不通为什么苏沐橙要一直盯着他玩味地笑,他并不认为以前曾和这个年长他不少的成熟女人有过什么交集。
-
兵营大门口停了辆有点破破烂烂的马车,叶修冲着驾车的人找了招手便先上了车。
那人看身形应该是个和自己差不了多少的少年,压低了帽檐,腰间别了把剑,隐约地有点熟悉。
苏沐橙凑上去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嘻嘻哈哈地说了些什么,那人才抬起头有点愣愣地盯着高英杰看。光线太暗,即便少年抬起了头,高英杰还是看不清少年的脸。
“这位是?”高英杰下意识地问。
“您知道一寸灰吗?”苏沐橙眨眨眼睛,似乎准备卖个关子。
“有印象。”高英杰回忆起他所听闻的,有关兴欣的传闻,“那位一身朴素盔甲的鬼剑士?”他似乎记得这个一寸灰挺神秘的,不知道为什么他是在造反团体中唯一隐藏真实姓名的人。
“就是他哟。”苏沐橙笑笑,“他很厉害的。”
高英杰鼓起勇气走上前一步,朝着还盯着他看的少年有点胆怯地伸出了手:“您好,我是微草国第五王子高英杰,久仰您的大名。”
一寸灰盯着他又看几秒钟才伸出手回握,嘴角不经意地翘起的同时笑出了声:“您好。”
声音相当熟悉,像是曾经天天听见的某个人的声音,只是他想不起来是谁。
然后一寸灰摘掉了草帽。
“好久不见,我是乔一帆。”

评论 ( 2 )
热度 ( 4 )

© 剪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