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影

剪影/白景
特传冰夏冰| yoi Yuri主
一条发臭的咸鱼。

【步伐】[短篇已完/黄喻/五十粉点文]

*请不要大意地指正bug与ooc

*唉算了ooc已经严重得我不想看了……

 救命啊我一篇点文就写了那么多下一次不敢两篇了qwqqq

 看了眼我都六十粉了我还有一篇点文没写真的是……

 @听雪为松 你的人族法师黄x精灵弓手喻w

-

到底是谁离主神的居所更近一点呢。

我恳求我所挚爱的人,放慢步伐。

【1】

站在教堂中央的精灵完成祈祷,双手合十朝着主神的神像深鞠一躬。他及肩的黑发微垂下来,从教堂顶部彩色玻璃之上投下来的光芒倾洒在他的身上,白色的长袍带上了七彩的颜色。

“文州你又在祈祷啊?”教堂的寂静瞬间被打破,喻文州回头,看见黄少天随意地拿法杖敲一敲长椅,“咦这木头看起来挺结实啊。哦不管了,文州我们得走了喔。”

喻文州点点头,拿起倚在长椅边的弓与箭筒,微笑起来。

“走吧。”

-

大约还有三天左右的路程就能到达目的地了,不过这也只是大概的预计,谁知道路上又会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拦着他们呢。

“喻队长有点慢啊。”男人显然是刚从杂货店里走出来,叼着根烟看起来颇惬意的样子。

喻文州笑笑,不作答复,黄少天却嗷了起来:“老叶你也没好到哪里去啊,刚买完烟还没回去有脸说我们家文州??死不要脸死不要脸死不要脸!我告诉你啊文州干了一件可有意义的事情哦去教堂……”

“多不实际啊。”叶修接着黄少天换气的档儿打断对方的滔滔不绝,“还不如买包烟呢是吧喻队长。”

“靠!你什么意思啊!”

喻文州拍拍黄少天的肩膀:“好了少天,别吵了。”

“瞧你们队长多明事理啊。”叶修弯起一边嘴角嘲讽似的笑,“好了该走了,不和你闹了。”

-

跨上马,一行十四个人的队伍走在乡间的土路上尘土飞扬,看起来派头还不小。

这是这个王国最优秀的佣兵队伍,分别来自数个顶尖的佣兵小队,受到国王的邀请去完成他所颁布的困难任务。

尽管这支队伍就像是一支普通的中型佣兵队,甚至说是旅行团。

“队长啊。”李轩驾着马超过瞥了他一眼的张新杰和开始唧唧喳喳的黄少天,跑到喻文州旁边,“到时候把那家伙弄死了分尸啊不分赃不对总之……能不能把翅膀上的骨头给我?”

喻文州还没开口呢黄少天就说话了:“你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去呢就想着分赃了?再说那东西肯定要上交给老冯那边做研究的少了块骨头当心他踏破虚空找你们查水表哦。”说完以后他又像是看白痴一样盯着李轩看了一会儿然后笑了两声。

李轩不理他,就带了点好奇看着喻文州。

“大概就是少天说的那样吧。”喻文州尖尖的耳朵从乌黑发里支棱出来,随着马背的起伏像是微微晃动着。

“靠。”李轩骂了声,“我就想不通了我们拼死拼活去灭害一点好处都不给我们啊。”

“不过我不记得你的四轮天舞有部件可以用骨头代替啊?”黄少天带着点八卦的味道问道,“让我想想看……出门前和吴女士打了包票?”

“黄少天你滚蛋!”

-

还有两天。

队伍里面的气氛慢慢变得凝重了起来。原本总是嚼着话梅边走边聊天的苏沐橙和楚云秀的声音慢慢轻了下来,一直到沉默。

算是有点正规队伍的样子了?黄少天无聊地想着,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多少也有点担心起来了啊。黄少天偏过头看着一边的喻文州,精灵几乎完美的五官在阳光下像是镀了层金一样,美得难以置信。

【2】

“走出这个镇子之后就是我们的目的地。”叶修难得收起了嘲讽的嘴脸,一脸严肃地看着同样一脸凝重的队员,“有什么事情还没做的,快点做完早点上路早点结束,比如交代后事。”

“靠!叶不修你好不吉利啊!”张佳乐挥舞着猎寻,脑袋上的兽耳跟着枪上花朵的挂饰一晃一晃的。

不过也就他一个人在嗷,嫌他烦的唐昊直接一巴掌打他后脑勺上,张佳乐捂着脑袋和唐昊吵了起来。

“兽人内战啊。”叶修叼着根烟站一边看着,然后跟着苏沐橙朝着镇郊走了。

黄少天感觉自己无亲无故的好像没什么事情要干,干脆跟着喻文州去教堂兜一圈玩。

他们找到教堂的时候那位妖精族的牧师早已经在里面闭目祷告了,他像是轻轻地在念着什么咒语一类的东西,声音低得不可思议。

主神的两边立着艺术之神与战争之神的神像,艺术之神微笑着拿着乐器,而战争之神却手持宝剑肃穆的神情像是在守护着什么。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走上前,站在张新杰的旁边双手合十,微鞠着身子合上眼睛开始祷告,他也无聊了起来。

做些什么呢?

学着他们祈祷看看?听说虔诚的祈祷会有助于事情的发展。

黄少天闭上眼睛,学着两人合上双手闭上眼睛。

唔……我想要活着回来。

黄少天的嘴无声地动了动。

为了他。

-

那狡猾的害兽创造了另一个空间,以此为据点,然后不时出来烧杀抢掠,距今为止已经有不下百人死于其口,万人流离失所。

所以就算只是为了他们所爱的这个国家,他们也要来毁灭那个家伙。

据说冯宪君原本邀请了将近百人的各界精英,但最终来的只有十四个人。

不过之后几个法师拼死撕裂开来的空间裂缝至多也就能通过十五个人,也算是……天意吧?

【3】

“要进去了哦。”楚云秀弯弯嘴角,为免碍事把棕色波浪卷的长发笼在脑后。她手上法杖顶端的紫色宝石在阴云密布的天空下泛着有些冰冷的光,一边的黄少天早就画好了繁复的法阵。他吟诵起亢长复杂的咒语,像是在追赶什么一样语速很快。

喻文州想起以前黄少天曾经和他说过一个笑话,大概就是他最开始会被魏琛学去学法术就是因为他嘴皮子快,紧急时刻肯定能派上用场。他想着,嘴角下意识地扬了起来。

黄少天面前草地上方的空气渐渐扭曲了起来,大地像是被发光的法阵撼动,渐渐震动起来。楚云秀眯了眯眼,像是在适应法阵发出的耀眼光芒。

当光芒达到极盛时他们几乎睁不开眼,楚云秀却在这个时候朝地面敲了敲法杖。

“玉石为刃,神魔莫挡。”

一切归于沉寂,那块空地上方出现一个黑色的大洞,像是要把所有人都吸进去。

“走吧。”叶修说道,率先走了进去。

-

很难形容里面是什么。只能说……什么都没有。

大片大片的灰色空地上面什么都没有,就连天空也是灰色的,看不见天空与地面的分界。这个世界的上下像是黏在了一起,莫名地让人感到压抑。

让他们进来的时空裂缝在维持阵法的黄少天走进来以后立刻消失,这支队伍已经没有了退路。

“那么大个家伙能在这种空地藏到哪去?”孙翔话一出口,唐昊就赞同似的点了点头。

“这是幻象?不也不是。”王杰希瞪着他的大小眼望着天空看了一会,“应该说是……嗯,在一个空间中创造了另一个空间,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相当于这是那家伙的门厅。”

肖时钦笑起来:“那么从门厅通往主人居所的门在哪里呢?”

“不需要那么麻烦。”王杰希皱起了眉,“我想主人现在处于苏醒状态,他要来迎接我们了。”

“全员战斗准备。”叶修眯起眼睛。

-

远处不知是天空还是地面裂开一条缝隙,野兽的怒号从那里头传了出来。裂缝越开越大,知道一只浊黄色的眼睛出现在那里。

“是谁……是谁擅闯……”

是龙。

他们此行歼灭的目标。

体型大于他们几十倍、鳞片坚硬、伤口愈合快速、几乎无法打倒的目标。

-

那是只银灰色的巨龙,巨大的蝠翼几乎遮盖了半个天空。他朝着天空愤怒地吼叫,声音大得像是要震聋他们的耳朵。

“他的攻击是雷电、火球以及空间移动法术,极有可能传送重物到我们上方,后果我想不需要说了。”张新杰在每个人的身边撑起小型防护罩,“请各位尽量不要跑开我太远,那样不但防护罩会失效,我也将无法医治到你们。”他顿了顿,双眼透过眼镜看向远处那只巨龙:“我还需要一个人来保护我吟唱时的安全。”

“我来吧。”肖时钦站到张新杰身边,“我还可以扔几个机器人协助你们不是吗。”他有点勉强地笑了笑。

巨龙盯着他们,低沉地咆哮起来。

“究竟是什么人给了你们胆子……来冒犯我?”

【4】

黄少天眼睁睁看着面前的苏沐橙被火焰吞噬却无能为力。他只能加快语速,尽自己最大可能帮助幸存的队友逃离这里。

只有一个小时……只有一个小时。

他想起张新杰被时空裂缝吞噬前一秒的微笑,唐昊被巨石砸中之前的一声骂,孙翔摔下裂缝前朝叶修扔过去的却邪,以及方锐最后真的真诚到闪闪发光的眼睛,就像是在诉说着他还没活够还不想死。

六十分钟,五个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他们的灵魂相偕奔向主神的怀抱。

喻文州跃进空间裂缝的时候狠狠拉了一把黄少天,空间裂缝闭合的同时黄少天跌坐在了地上。

幸存的九个人大口喘着气,互相看看眼睛里面只有满溢的悲伤。

“快跑!”叶修第一个回过神,迅速站了起来,“我们要在那家伙出来之前疏散镇上的居民!”

然后他感觉到大地又开始颤动。他惊愕地瞪着原先有个黑色大洞的空气,那里像之前的灰色天空,被慢慢地、撕裂开来。

“太愚蠢了。”龙低沉黯哑的声音穿透过一个空间,那只浊黄色的眼睛朝外看了一眼就换上了爪子,那个洞在逐渐变大。

“走!”叶修当机立断,“快!”

-

事实上——龙飞行的速度比他们一路狂奔要快得多,当他们看见那个半天前还安静祥和的小镇的时候,那里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那只银灰色的巨龙盘踞在那座教堂顶上,眼睛盯着他们,然后飞了过来。

“散开!” 已经听不出来是谁在声嘶力竭地喊着,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他们现在唯一的选择。

黄少天朝着那座教堂大步跑过去。

他们必须在这里把那头龙干掉,尽管希望渺茫,但他很明确的懂得这次他们真正的惹恼了龙,而龙不会轻易放过侵犯他领地的家伙。

教堂应该是个很好的隐藏地点吧?

-

黄少天跟着记忆拐过有一个拐角的时候遇见了喻文州。两个人愣了一下之后朝着对方笑了起来,满是血污的脸上带了微笑,竟然微微缓和了有点紧张的气氛。

“去教堂?”黄少天再次跑动起来。

“是啊。”喻文州说,“我希望我能在主神的注视下前往他的居所。”

黄少天瞪他,却难得地什么也没说。

-

教堂内部一片狼藉,主神像孤寂地立在远处,洁白的石像身上溅了些许血迹,这里并没有尸体,估计应该是被龙吃掉了。

“嗯那么少天我们来商量一下万一龙找到我们我们该怎么办。”喻文州说着从肩膀上取下弓,搭箭上弦,“那只龙只有一个弱点,就是眼睛。我会尽量抓住机会弄瞎他的眼睛——但是这还不够致死。”

他使劲眨了眨眼睛像是想让自己冷静一点:“你能召唤的最大冰锥,能有多大?”

“比这个雕像长一点,宽度差不多。”黄少天像是明白了什么,“然后……朝着那玩意的眼睛再丢过去。”

“对。”喻文州深吸了一口气,垂着头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然后他被用力抱住。

黄少天把脑袋埋在他的脖颈间,温热的鼻息喷上他的皮肤让他有种自己居然还活着的恍惚感觉。

“那什么……”黄少天低声嘟囔着,“文州我们干完这票就隐退江湖安度晚年?希望我能活得越久越好毕竟你好像能活得比我久很多很多啊……”他的声音慢慢低下来,“总之文州至少你得活着回去。”

喻文州低声笑了出来,回抱住黄少天。

“说什么呢。”

【5】

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两个人在听见龙的吼声之后还是有些绝望了。他们对视一眼,勉强地朝对方笑笑。

黄少天安静得奇怪,他握紧手中的法杖,看向教堂顶部破碎的彩色玻璃。

那只眼睛又一次出现,透过玻璃变成恶心的颜色。

“找到了。”

教堂的顶部瞬间崩塌,黄少天反应极快地把喻文州拽到长椅下面。如果他没记错这椅子的木料相当不错,应该足够挡住坠落下来的东西。

一爪子拍下来什么也没砸到的龙暴怒了,他愤怒地咆哮了起来,朝着教堂喷出火焰。

喻文州和黄少天很快从椅子底下爬出来,喻文州四下看了看迅速爬到了主神像的肩膀上。

“真是冒犯您了……少天,掩护我一下。”喻文州眯起一只眼睛,他从箭筒里抽出一支箭,搭上了弓弦开始瞄准。

黄少天没回答,他忙着吟唱咒语。他挥舞着法杖,丢出几个水球迎上朝着喻文州去的火焰。

龙的智商并不能算太高,被阻挠了的龙立刻就转移了目标,一爪子朝着黄少天拍了过去。

黄少天动作也不慢,就地一滚险险避了过去。他估计自己撑不了太久,只能希望喻文州动作快点解决掉那只眼睛。

令人生厌的眼睛。

-

黄少天几乎是在本能地做出反应并予以并不友好的回应,他感觉神经有点麻木了,重复着翻滚等动作。

还好这个状态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久,喻文州准确的一箭射出,黄少天感觉自己身上都溅到了血,不过他没时间细看,因为他该做最后一击了。

黄少天开始使用那项他引以为傲的技能了——他的嘴皮子翻动的很快,咒语的内容几乎听不清,但效果却相当显著,水分子开始在他上方凝结,并且不断变大。

这个时候巨龙才刚反应过来似的,愤怒地转了头不顾一切地攻击喻文州。体型有些单薄的精灵被龙喷出来的烈焰淹没又出现,狼狈地躲避着。

“你他妈可以去死了。”黄少天无畏地对上巨龙那只完好的眼睛,法杖用力一挥,冰锥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向了巨龙。

那声惨烈的咆哮响彻了整个小镇。巨龙狠命甩动着尾巴和脑袋,教堂剩余的部分随之坍塌。

结束了?

不。

“少天。”

黄少天看过去的之后,一切像是放慢了无数倍,时间跳动的速度慢得不可思议。

可是一切还是发生了。

喻文州的身边,那沉重主神的雕像倾斜了下来压在他的腿上,他动弹不得。

一边战争之神的雕像朝着精灵砸了过去。而黄少天所能看见的只有那把镶着宝石的剑,战争之神握着它——

扎进了喻文州的胸口。

【6】

那个小镇最后只活下来不到五十人,将那片废墟重建后在那里继续生活了下去。

但依旧有几百个人葬身于火焰与龙口之中。

没有人能够评判值得与不值得,那么多条生命里面没有一个人是应该死的。

那座教堂也重建了,里面的神像没有更换,毕竟幸存下来的人的财富都在大火中付之一炬,恢复到这个程度已经不错了。

黄少天离开蓝雨之后去过那里,在主神像底下安静地站了一会儿。他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想要说,想要恳请主神带话给喻文州,却又觉得这些事情还是不给别人知道的好。

喻文州死去之后他变得沉默了。

-

黄少天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他和喻文州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他们讨论过的一个问题。

——精灵的寿命比人类长很多、很多呢。我死掉之后文州怎么办呢?不过不管怎么样,文州还是要好好地、好好地活着哟。

——因为啊,我会走的慢一点,在去主神那边的路上等你的。

他记得精灵愣了愣。

然后笑了。

“嗯,我相信少天肯定会在通向主神居所的大道上,放慢步伐等我的。”

-

fin.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剪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