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影

剪影/白景
特传冰夏冰| yoi Yuri主
一条发臭的咸鱼。

【小红帽 02】[华秀/童话梗]


*请务必指正ooc与bug
*本篇又名误入仙境的少男李华Kira~【x

-

李华爬了很长很长、一圈又一圈的楼梯。他本来就已经用了一个上午从城镇走到荒郊,再让他爬个半小时楼梯他实在有点吃不消。

白兔子依旧精神很好地一蹦一阶一跳两阶,不时在领先他十来节台阶之后高冷地俯视他,爪子推推眼镜的同时李华深深地感受到了来自据说比他大一倍的兔子的迷之恶意。

李华小心翼翼地把半个身子探出没有扶手的窄窄楼梯,他感觉塔顶的距离似乎和他站在最底下的时候没什么区别,可是朝下一看与地面的距离却又高得让他心生恐惧。

“请问……还有多久才能到啊。”李华跪在台阶上,朝着所处位置比他高出一个脑袋的兔子问道。兔子质疑似的猛地朝前伸出脑袋,上上下下嗅了嗅。

李华下意识就要朝后退,然后——

他以一种非常、非常之不科学的方式,紧紧扒着粗糙的墙壁,跪着滑了下去。

靠。

-

李华膝盖真的很痛,还有几块指甲也因为扒着墙壁断了,暴露在空气中的肉渗出些血来。

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朝后撑想要站起来,却一巴掌摸到什么软软的、凉凉的东西。他回头一看,先前扶过他的透明胶状物体挡在他的脚后面。

该怎么说呢……感谢还是恨呢。

要不是这个不明物体他可能还飘着,要么在之前宽广些的地方直接朝后一倒事情到此结束。

“唔谢谢你啊……”李华勉强地笑着戳了戳软乎乎的不明物体,然后他看见从他戳到的地方开始这个果冻一样的东西变成红色的了,很快就蔓延到所有的部分。果冻像是颤抖了一下,然后“嘭”的一声窜到地底下去了。

……他真的只是来送个温暖为什么这么多灾多难。

等等为什么是押韵的。

就在他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听见上面传来女人的笑声,有点尖却并不刺耳,虽然笑得有点奇怪。

李华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接下来的那个景象。

被环装楼梯所包围的、塔中心的中空位置蓦地出现了奇怪的空气漩涡,凭空旋转一会以后空气像是变得浑浊起来,然后从那里面出现了一个女人。

她骑着扫帚,棕色的长发被风吹得漫天飞舞。女人的五官精致秀美却莫名地透着一股子锐利,那对透彻的褐色眸子紧紧盯着李华的时候少年不知为何感到一种奇怪的压迫感。

“好久没有遇见过那么有意思的访问者了呢。”女人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扫帚靠近了李华一点,女人嘴角微微翘起颇有兴趣似的上下打量着他。

李华愣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就连受伤的痛楚都顾不上,下意识地站直了身子抓紧手中的篮子,呆了半晌蹦出一句话——

“您好!社区送温暖来了,希望您度过一个,嗯,温暖的冬日!”

-

楚云秀翘着腿坐在那把舒适的靠椅上,饶有兴趣地支着下巴盯着李华看。李华的伤口刚刚被她治好,此时正不知所措似的捧着一杯冒着泡的紫色饮料坐在小沙发上。

“我前面说真的,很久没遇到过这么有意思的来访者了。”楚云秀嘴角勾了一丝笑却似笑非笑,“比如那么新奇的拜访理由。哦对了你手上那杯只是我实验的失败品,你没必要喝。”

李华如释重负一样把被子放到乱七八糟的茶几上。

“我比较好奇啊……这一次那几个老头往那个篮子里放了多少种毒,你身上又带了多少兵器。”楚云秀懒洋洋地陷进沙发里,“小子你呢,是因为什么原因来我这种龙潭虎穴呢?”

李华沉默一会,从口袋里拿出把小匕首,划开鞋底抓出来两把小飞刀。他很诚恳地盯着楚云秀说:“就这点,食物里面有没有毒我真的不知道,他们直接给我的。”

tbc.

评论
热度 ( 10 )

© 剪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