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影

剪影/白景
特传冰夏冰| yoi Yuri主
一条发臭的咸鱼。

【小红帽 10】[华秀/童话梗]


*请务必指正ooc与bug

-
当然楚云秀也不会放着李华一直在那望天,敲李华房门李华不理那么就把资料从门缝里递过去就可以咯,反正早晚得出来。

于是李华就在闲下来的第三天出去干活了,目标是个莫名其妙杀了好多人的神经病,行踪不定却每周六准时出现在某家酒吧。

那边的上家已经给他安排好了身份,他只需要去那边应聘一下就能以新酒保的身份混进去。他开始盘算要怎么样弄死那个神经病比较好,当酒保直接抽把刀出来也不现实,倒不如说下毒是非常好的选择。

于是他临走之前就趁着楚云秀不在去她实验室摸了一把,按着清单找了瓶据说丢下去无色无味的毒药。

听说楚云秀上街采购什么东西了,好像是过几天要接待什么重要的客人。

-

那边好想知道他主要是个杀手也就给了他个打杂的活,每天扫扫地上上酒日子不要太惬意。

李华的外貌乍一看还算是个干干净净的小白脸,因此酒馆的几个熟客很快就拍着他的肩膀称兄道弟,他也就憨厚似的嘿嘿笑笑由着他们去。他并不认为在这里先搞好关系是个坏主意,没准这些熟客当中还有两个和那个神经病比较熟的人,也容易让那个人放松警惕。

这家酒馆并不算大,客源也大概就是在附近工作的一些青年以及中年人,每晚来来去去也就几十个人,一具具原本就疲累不堪的身体在酒精的刺激下变得更加瘫软。

周六的晚上人比平日多了不少,大约是那些热衷于社交活动的太太们又去组织舞会了,疲于应付妻子的男人们便难得有了自由的时间,去往他们的聚会。

李华在端酒前往一桌有又一桌的时候小心翼翼地辨认着前几天没有看到过陌生面庞,按照记忆中的资料那大概是个二三十左右的年轻男性,可事实上今天这里有一大半的陌生顾客都是三十不到的青年,要找起来着实有点困难。

他又回忆了一下那个人的特征——点的东西会与众不同只此一家?

李华手脚麻利地送完东西,跑到结账的地方翻出今天晚上的酒水单子。他沿着物品条目一直朝下看,最后看见某一行赫然写着一个以不认识文字书写的酒名。

先去看看好了。他记下了桌号,接着在送东西的时候不经意似的路过那一桌,然后发现那边坐了个身材火辣的女人,看见他看她还抛了个媚眼过来。李华打了个颤。

送完东西他继续回去翻单子,却再没找到什么不可思议的点单。

等等啊——在这个大家都很开心地在喝酒的时候,别人干什么最奇异?

于是他开始翻食物的单子。

那上面简简单单地只有一项,第八桌的炸鸡。

“……”

李华开始挠头了,天知道要怎么朝炸鸡里面下毒,炸都炸完了还从哪里添料啊——

-

第八桌坐了个一脸雀斑的青年,安安静静地啃着炸成金黄色的鸡腿,他面前还有一小堆的鸡骨头堆着,看起来怎么都不像一个丧心病狂的人。

李华送东西送了半天还是没想到主意,眼看着那边人骨头都快啃完了,他盯着吧台那边玻璃瓶里面的柠檬水有了点主意。

他倒了半瓶柠檬水出来,把手里那瓶药掺进去晃了晃然后走位风骚地穿行在人群中,最后在第八桌桌号前停下,那个面带雀斑的青年抬起头一脸疑惑地看着他,灰色的眼睛里面反射出一点点黯淡的光。

“我没有点柠檬水。”

“我知道。”李华扯起嘴角笑了笑,“这是送给您的。”

“啊,那么我不客气了。”青年点点头,接过玻璃瓶嗅了嗅之后却又放在一边,看都不看一眼。

李华心有点揪,那瓶药怎么看都是无色无味的样子啊应该不会被识别出来的。

青年啃完鸡腿以后也就没动,很安静地看着那一边舞池上跳着热舞的女郎,定定地坐在那里动都不动。

柠檬水也没动过。

结果青年一入定就入定到了酒吧快关门,醉成烂泥的几个大叔被酒保们拖出去扔在路边,清醒至极的青年却走了过来,走向刚把一个人丢出去还呼呼喘着气的李华旁边。

“柠檬的味道太淡了。”他有点冰冷的弯起点嘴唇。

李华看见目标突然走过来又突然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心脏差点都停了:“你说什么。”

“柠檬水的味道太淡了,所以里面一定有别的东西。”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撑着膝盖还没缓过来的李华,“你说是吗?”

[tbc.]

评论 ( 2 )
热度 ( 9 )

© 剪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