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影

剪影/白景
特传冰夏冰| yoi Yuri主
一条发臭的咸鱼。

【今夜我们都是单身狗 中】[黄喻/短篇/喻文州生日快乐]

*_(:з」∠)_昨天晚上发出来格式不对今天重新来【

*请务必指正ooc与bug

*迟来的生贺致那个次元生日的喻队,以及这个次元单身狗的我们【doge】

-

情人节当天家里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母亲正在厨房里准备午饭脱不开身,她拔高了几个八度的声音透过两道门与一条走廊的距离,清晰地送到喻文州耳朵里去:“文州——接下电话——”

喻文州应了声,有点不合脚的拖鞋随着他的步子啪嗒啪嗒地在地板上打出声响:“喂?哪位?”

“呜呜呜队长啊我终于找到你了——”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喻文州下意识看了眼来电号码,似乎有点眼熟。

“……少天?”

那边的声音咳了两声才继续说道:“是我啊队长!队长你知道吗我这两天可惨了——”

于是喻文州听完了黄少天絮絮叨叨长达五分钟的叙述。

他出去旅游,和喻文州聊完的第二天手机在拥挤的地铁上被偷掉,发现的时候已经回到了酒店,电器商场都关门了连再买一个都没办法。

黄少天随身没带电脑只有一个智能手机,双亲本来就是不常用手机的这次干脆就没带出来。他干脆放弃了十号当天和父母出去再兜几圈,直奔电信局打算先把原来的手机号弄回来。

然后他愣是没找到中国移动。

没办法,他拐进一个商场买了个和之前一样的手机再加上张号码卡,他充了话费急冲冲地拨了电话过去,然后那边正在通话中。

喻文州在联盟里面算是人缘不错的,因此估计也会有不少同期关系好的打电话过去恭喜生日。

黄少天两秒钟理清了逻辑,捂住脸放下手机窝在麦当劳里捧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发呆,然后一路等到了热咖啡冷了他才反应过来,再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喻文州的手机就关机了。

喻文州认真地思考了一下他当天对手机干了些什么。他隐约记得自己好像是什么时候打算用手机查东西来着,然后刚拿起来就有人打了一通电话过来。那之后的五十分钟他几乎就是处于刚放下手机就有另一通打进来的状况。在第十五个循环开始之前他毅然决然地关了机。

“啊……”喻文州好像懂了。他措辞了半天也没想出句合适的话来:“真是抱歉……?”似乎还是有哪里不对。

“不不不不不不——”电话那边传来黄少天凄厉的喊声,“后面还有啊队长!”

那之后黄少天维持着十分钟一个电话频率边朝酒店方向走边打电话,但是就算带了鸭舌帽和口罩还是被认出来了。

——他整整跑了十分钟才逃出了人群,气喘吁吁之余拨了个号过去依旧没有回应,那个时候他简直觉得生无可恋——心累还被捅把刀,悲伤逆流成河。

“……”

“然后队长我想着反正你早晚要开机的既然不接电话那我就发短信咯——就在十一点四十几的时候发了好几条可惜你都没有回我啊。”黄少天叹了口气。

喻文州想起临睡前那几条短消息,突然想起为何这个电话号码如此熟悉了。

“等等啊……”喻文州想起什么,“你是哪里搞到我家电话号码的。”

“你一提这个我就心累啊队长!!”黄少天的声音似乎比之前更悲切了,“我觉得你那么长时间还没回我肯定有问题,刚刚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有wifi的咖啡厅,上了战队官网找到电话,我愣是和接电话的那个小哥解释了半小时我真的是黄少天啊!!口气什么不是装的啊!!”他又咳了两声,“队长你听我喉咙还哑着。”

“噗。”喻文州没忍住笑出声来,电话那头又传来点黄少天的抱怨。喻文州及时地打断黄少天的唠叨,问道:“你现在还在B市是吧?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说到这个啊!”黄少天的语气又兴奋起来,“我现在已经在机场了哦!大概四点左右会到文州你来接我吗!啊希望不要延误才好……”

喻文州嗯了声,黄少天又接着补充了一句:“说起来今天是情人节喔队长!既然没帮你过生日那么补过情人节吧!你来接我以后我请你去吃饭!我知道有家店今天情侣七折怎么样去吗!”

他愣了愣,然后在黄少天看不见的电话这边弯起唇:“好啊。”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剪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