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影

剪影/白景
特传冰夏冰| yoi Yuri主
一条发臭的咸鱼。

【今夜我们都是单身狗 下】[黄喻/短篇/喻文州生日快乐]



*请务必指正ooc与bug

*迟来的生贺致那个次元生日的喻队,以及这个次元单身狗的我们【doge】

-
喻文州到机场出口的时候黄少天的飞机还没到,信息面板上显示那一班B市到G市的飞机延误了半个小时,要五点才能降落。

他看了眼被他遗弃多日终于开了机的手机,现在的时间是四点二十,似乎离五点还有很久很久。他站在原地想了想还是压了压棒球帽的帽檐,朝着一边的便利店走去。

他的口罩在暖气开得很大的机场里有些奇怪,不过店员似乎也没多在意他的装束,简单地把两瓶饮料和一点零食装进袋子里就递给了他,然后继续回去看电视剧。

真的是好热啊。

喻文州拿了一瓶饮料捂在脸上,微凉的瓶身让他感觉舒服了一些。他走出便利店,决定还是到外面去吹会儿风。

虽然这边的风也不冷就是了。

喻文州觉得自己有点蠢,G市这么热的冬天他变装干嘛还要带个帽子加口罩,戴副墨镜能解决的事情偏生把自己弄得热个半死。

后悔都来不及了哎。

G市的冬天本来就不冷,今年春节晚现下也是接近春天的时候,风迎面刮过来不觉得凉只觉得一阵阵的春风拂面。喻文州把口罩朝下面拉了拉,仰头吹了口气。

二月十四日,是个好日子呢。

-

黄少天急匆匆地抓了行李就跑,已经晚了半个小时等行李又等了十来分钟,他不是特别想让喻文州再等得时间多一点。他脸上的墨镜被他的大幅度动作震得有些滑落下来,他只是推了一推就朝着外面跑过去。

哪怕戴着口罩和帽子他还是隔着人群一眼就认出了靠在根柱子上看手机的喻文州,他兴奋地挥了挥手拖着拉杆箱朝那边跑了过去:“队长——!”

“少天。”喻文州抬起头的时候就看见戴着副墨镜只露了半张脸的黄少天朝着他跑过来,他微笑着接过对方赠与他的拥抱,“你爸妈呢?”

“喔他们还要再玩几天,我把机票改签了。”黄少天咧着嘴笑了笑,“他们两个肯定没事的,早就嫌我在一边电灯泡还话多烦了,我早点回来对他们是好事留他们老两口甜蜜。好了文州你饿了对吧——我们去吃饭啊!”

喻文州点点头,自然而然地牵过对方伸过来的手,被一整天车马劳顿的人拉得踉踉跄跄:“少天你走慢点啊。”

-

黄少天明智地选择了宁可拖个大箱子坐地铁也不堵死在出租车里,他拉着吊环絮絮叨叨地讲了一堆有的没的,喻文州专注地听着偶尔回他两句话。

黄少天说的那家店在市中心,地铁转了一部才到。商店街上满满的走着牵着手相视微笑的情侣,黄少天嘟囔了一句什么淹没在嘈杂的人声中,喻文州没听清。他只是弯起唇笑着点点头,抓紧了对方的手以不致在拥挤的人群中走失。

“就是这里喔!……不过人怎么那么多啊。”又走了一会儿,黄少天停下了脚步。他啧了声瞪着面前坐了一排人的店门口,到前台的妹子那边去问了问大概时间。

然后他看起来颇沮丧地走了回来。

“队长你饿吗……?”黄少天问道,“那姑娘说还要一个半小时左右……啊早知道我就定个位子了我居然会忘记今天是情人节啊……”他捂住脸,沉入悲伤的迷之自责中。

喻文州伸手揉了揉对方在灯光下偏栗色的发:“我还好啊,如果少天喜欢这家店的话就在这里吃好了,先拿个号我们可以在街上逛一圈吃点东西吧。”

“好的没问题!”黄少天屁颠儿屁颠儿地跑回去拿号了,喻文州不由得想起来以前看到过楚云秀转的一条微博,上面总结了几个类型的动物系男友。他觉得黄少天像极了里面的犬系,乐观向上的正♂直好青年,尽管现在已经弯了。

-

兜兜逛逛一个半小时之后的结果就是吃多了还有点撑,黄少天表示这家店真的很赞不吃点什么真的是浪费了等了或者说吃了一个半小时的力气,于是喻文州嘴角抽搐着点了个甜品,黄少天也是。

服务员的脸似乎有点扭曲。

结账的时候黄少天去问能不能打折,结账的妹子一脸习以为常地盯着两个人看:“……今天战友室友扮基佬不止你们两个,麻烦证明一下。”

黄少天似乎对当众秀恩爱有着满满的爱:“妹子你说怎么证明!”

“不强求嘴对嘴,脸颊就好。”

然后黄少天响亮的朝着喻文州眼角“啵”了一下,被亲的人面部大半部分被口罩所阻挡因而看不见布料底下的红晕,只有黄少天用眼角瞟见青年红透了的耳根子。

幸好四周没什么人注意——这是喻文州的真实想法。

妹子“噢噢噢噢”地低呼出来,手脚麻利地给总价不到五十元的单子打了七折,眼冒小红心地目送两人离开。

“少天你真的是……打七折又没多少钱。”

黄少天嘿嘿地笑了出来一把勾住喻文州的肩膀,低了两厘米的海拔被他仰起头弥补:“有什么嘛,亲一下而已啊我和队长分开那么多天了诶。”他不满似的又凑近一点,“队长你在害羞吗?真的是……好可爱啊!”

“……”喻文州勉强憋住笑,拿开还摆在自己肩上的狗爪子,“好了好了你别闹了。”他看了眼手机,“现在时间也还早,少天要不要去哪里再逛一圈?”

“队长你大概累了吧?”黄少天歪了歪脑袋说,“回去吧。不过我突然很想坐公交车诶队长你陪我吗?”

“好啊。”他弯了弯唇,扬起一个被灯光渲染得朦胧的温柔微笑,“反正时间还早。”

他们找了最近的一个公交车站,等到第一辆公交车来,两个人投了币直奔空无一人车厢的最后座,喻文州靠窗,黄少天盯着他那双映着窗外景物的双眼,只觉得有种奇妙的幸福感。

于是黄少天轻轻喊了一声文州。

喻文州转过脑袋笑着问他怎么了。

犬系男友小心翼翼地含住面前人的唇瓣,他们唇齿相触,舌头交缠着分享幸福。

纠缠多时的吻随着公交车到站的广播停止,喻文州看见恋人的双眼中倒映着自己微红的脸,然后刚刚还覆在他唇上的那张嘴开开合合,吐出一句话。

“队长,生日快乐,情人节快乐。”

【end】

评论
热度 ( 15 )

© 剪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