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影

剪影/白景
特传冰夏冰| yoi Yuri主
一条发臭的咸鱼。

【特传 冰夏】他们是怎样走到一起的

        -waring-

        *大概是复健产物,全职的各位请注意躲闪。本片是台湾小说《特殊传说》的同人cp冰夏的同人文,属于二刷还是三刷完的作者的一时兴起,欢迎跟着我一起入坑

        *时隔一年多在这个号上发东西有点方,还请多担当。

        *其实这是个被遗忘很久的点文喔【大概【。  @松软咸鱼  姑娘你如果不记得了就当我打扰很抱歉……qwq

        *我好唠叨啊……半年没写过东西的人居然写warning会比较顺手。

        *ready——go!

        -

        好像不需要任何的言语承诺,在他注意到之前他们之间的搭档关系早就已经缓慢地变质成了什么更亲密的关系。那不是朋友,朋友绝不是在完成危险任务之后轻碰嘴唇或是缠绵整夜的关系;那不是搭档,搭档绝不会介意对方身边围绕的异性的好感;可那也不是恋人,他们之间没有需要倾诉的绵绵情话,只有交待似的阐述与漫无边际的谈天。

        如果这不是爱情。药师寺夏碎这样想。那又应该怎样定义这一份意义不明的感情呢?

        

        这是萦绕了他心头无数个夜晚的无解题目。在怀着对自己心中困惑的每一个夜晚,他迎来的只会是并不安稳的睡眠或是照亮整个天空的清澈曙光。

        -

        夏碎猛地睁开眼睛。瞳孔收缩一下才聚焦,琉璃珠子般的眼睛恢复了神采。他不适地眯一眯眼睛来适应面前的光源,跳动的火焰被那紫色的双目收入眼中的瞬间便被柔化成了美丽的颜色,美得惊人。

 

        “早安,夏。”

        夏碎撑起身才发现自己身上盖着的衣物是黑袍,而他的搭档此时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衣,坐在火堆的另一边小捧着一本有着黑色封皮的书本。应该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对方血红的眼睛回以询问的目光,盯着正在发愣的夏碎看。

        不知道哪来的奇怪情绪,夏碎摇了摇头之后稍愣了一会才整理好自己脸上应该一直挂着的浅浅微笑。环顾着并不熟识的环境,他问道:“这是……哪儿?”他停顿一下,认真地回想昏睡前最后的记忆。

        -

        伴随着风的呼啸声沉重地掉落到地上的岩石,他听到的声音是妖灵王狂怒的吼声,他身边的搭档报之以冷笑,符咒化成的黑枪投掷出去之后贯穿了妖灵王的肩膀,狠狠地撕裂下血肉,飞溅出的血液被飞扬的沙土掩盖住,而敌人被钉在了岩壁上之后的事情他就完全记不得了。

        -

        “那家伙有够烦人的啊……我估计公会的等级评估应该有出差错,那只妖灵王的等级至少是二、甚至是一。”冰炎合上那厚重的书,夏碎看不懂那烫金的标题,应该是什么别种语言。

        妖灵的实力每上升一级便几乎可以翻几番,纵使当年刚刚升入国中的冰炎可以一个人打败三级妖灵王并顺手炸掉别人家的遗迹,在实力变强甚至有了两个人的今天他们依旧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那只绝不止三级的妖灵王。

        “它召唤了岩石群、应该还释放了一定量的毒气。”冰炎这样说道,他看了夏碎一眼,跟着对方恍然大悟的表情给出了答案,“在我们被岩石群分隔之后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找到你,当时我已经解决了那只妖灵王。你那个时候被一堆石头压在下面已经昏迷了,奇迹般地居然没有受什么大伤,不然我应该早就把这边打碎了再把你带出去了。”

        夏碎抿抿嘴角,颇无语地肯定了自己最伟大的黑袍搭档不会任何治愈法术的事实。

        他聚起治愈的光球,先行处理了身上几个已经止血的划伤。他清楚地感知到自己身上已经没有毒素残留的事实,于是他下意识地瞥向对面的精灵,对方刻意遮掩的白皙指尖还残留有黑色的淡淡纹路。

        他深刻地记得自己曾经要求对方在非必要情况下不要转移任何地方的毒素,理由很简单,失衡过的身体需要更长的时间去适应失去精灵那一半的裂痕,而在那之前,任何轻微的毒素都有可能再度影响灵魂与身体之间脆弱的平衡。

        这笔账回头再算。夏碎明显感觉到对方已经察觉了视线,他轻哼一声,将身上其他的地方治愈。

        “你有地方受伤吗?”夏碎轻声询问道。冰炎慢慢地点一点头,挽起发黑的指尖那一边的袖子。已经有些许残破的袖子底下的手臂肿的非常厉害,大约能判断出是骨折了的样子。与此同时上面几个已经止血的伤口与没有擦干净的血迹为那条惨不忍睹的胳膊增添了几分恐怖的感觉。夏碎叹了口气,把自己挪到精灵的身边去之后吟唱起长长的咒语,治愈的光芒绕在受伤的手臂上,伤口以可见的速度缓慢消失之后臂弯处的巨大肿块也慢慢地消了下去。

        -

        冰炎听得恍了神。

        他从来不曾否认,药师寺夏碎除了是个多声类的天赋歌手意外,本音也好听的叫人想要沉醉在里面。通读各界的书籍,不论是多么溢美的辞藻都无法表现出其声线之美。精灵想要将其比作玉石,却并不认为最上好的灵石能有其百分之一的通透;他又试着将其比做紫藤,又觉得这种仿佛没有形状的花儿能够比拟出这个人声音中千分之一的温润。

        药师寺夏碎独有这种奇特而美丽的声线,不属于任何地方、任何种族,只属于他自己。

        精灵思考的方向转了转,觉得说是属于自己的也没有什么很大的问题。

        于是,他低吟出声。

        “你属于我。”

        “诶?”夏碎错愕地发出了单字音节以简单地表达他的措手不及;伴随着咒语的停顿,治愈的光芒也跟着消失,露出底下好得七七八八的手臂。

        又只剩下篝火的的影子跳跃着闪过他们的眼帘。

       “药师寺夏碎,属于我飒弥亚·伊沐洛·巴瑟兰。”冰炎坚定地重复,“从肉身、到灵魂,你的每一个瞬间,每一个情绪波动,每一个表情都归属于我。哪怕时间倒退归零,直到这个世界的终结,见证永恒的精灵都永远不会对你放手。”他眯了眯深沉的眼,“只要你同意。”

        “这不是恒久的约定,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从这个关系中脱离出去。夏碎,我不会禁锢你,我的愿望是你的幸福,而我更深切地希望我能创造令你幸福的未来。”见对方被惊吓得完全失去了应答能力,冰炎抓住对方僵硬的手,毫无波动地目光直直地射入对方紫色的眼。

        摄人心魂。

        “我们不能永远维持这种不明不白的奇怪关系。”冰炎接着说道,稍微缓和了语气,“介于恋人、朋友与搭档之间,我认为的最好选择是朝更密切的方向发展;而如果你认为我们早就已经达到了那个位置,我则认为,我欠你一个承诺。”

        -

        良久,夏碎终于从错愕之中回过神来。他仿佛经历了一场耗尽全部体力的战斗,除了满背的汗;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无意识地滑落,他看见面前精灵红眸中一闪而过的手足无措。冰炎凑上来,轻轻的吻去那些眼泪。

        夏碎低声笑了出来,下意识地伸手抱住眼前的精灵。对方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衫,而他则透过那薄薄的布料感受到那颗鲜活的心脏的跳动。他总感觉冰炎现在拥有的不是属于冰牙的那一份冷冷的温度,而是来自炎之谷的炙热;两颗心脏的跳动逐渐重叠了节奏,最终夏碎只能听见一份、却加倍了似的心跳。

        “我可以把那个当作是情话吗?”过了很久夏碎才这样说道。

        精灵回答了一个毫无关联的答案:“我可以吻你吗?”

        “请便。”

        那是一个绵长的吻,柔情得不可思议。

        冰炎接住因短暂的缺氧而有些瘫软的夏碎,低声说道:“我个人认为那是告白。”

        【end】


评论 ( 3 )
热度 ( 29 )

© 剪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