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影

剪影/白景
特传冰夏冰| yoi Yuri主
一条发臭的咸鱼。

【维尤】拥抱

        【维尤】拥抱


        *ooc满天飞


        *一个cp立场不坚定的lo主,却坚定地爱上了尤里的盛世美颜


        *尤里单恋


        -


        “当我真切地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我会飞快地奔跑到他的身边,搂住他的脖子,贴着面告诉他我回来了。”


        -


        尤里无疑是符合一只猫科动物的标准的,他倔强且桀骜不驯,叛逆得似乎要在直播现场给全世界竖一个大大的中指。这样一个叛逆期的孩子,却总在维克多比赛归来时第一个冲上前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他还太矮,于是直接跃起来,搂住维克多的脖子,贴着他的脸和他说欢迎回来。维克多弯着柔和的眉眼,褪去冰场上的锋芒和凌厉,托着尤里纤细的腰,轻轻地把他放下来。


        “我回来啦。要吃点什么吗,我亲爱的尤拉。”


        -


        或许维克多只认为这是一个孩子气的撒娇吧,可尤里却对于维克多这种哄孩子似的语气表示着极大的不满。他憧憬着维克多,他四岁的时候被维克多的比赛录像所吸引,第一次踏上冰场。四岁的孩子哪知道什么是美啊,他只是向往着那天鹅一般优雅的身姿,妄图与其并肩罢了。


        他被国家队选拔进入训练营的时候,维克多和雅克夫一起来看这群新选上的小毛孩子们。在维克多长成一个身材高大的俊美青年的时候,尤里甚至还没有开始发育。他个头小小的,淹没在其他高大的孩子底下,只有一双祖母绿颜色的眼睛熠熠生辉。维克多象征性地摸了摸几个孩子的头,不经意地对上尤里锐利的实现。维克多那双盛满星辰的眼睛愣了半秒,冲着他微笑一下。从那一刻开始,憧憬变成一个实际的目标。


        从搭上第一句话开始,直到尤里获得了他第一个青年组冠军,他终于有理由相信,维克多的目光正在注视着他了。


        ——等尤里真正注意到的时候,这份向往已经变成了炽热而疯狂的爱。


        -


       尤里曾经和维克多定下过很多约定,譬如一起吃午饭一起去逛街等诸如此类无关紧要的事情。其中被维克多忘记的占多数,而尤里却依旧天真地相信着这个人不负责任的人会记住一些重要的约定。


        他始终记得,在一个休息日的午后,他拉着维克多到滑冰场加练。尤里在溜完一组后气喘吁吁地滑向站在场外观看的维克多,对方脸上安静地露着一如既往的微笑,递给尤里一瓶水,轻声问道:“尤里这样拼命训练,是有了喜欢的女孩子吗?”


        尤里险些喷出一口水,被呛得咳嗽。维克多轻轻地拍着少年单薄的背,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果然是有吗?”


        “才没有。”尤里像只被戳了痛脚的猫,张牙舞爪似地回答,“我只是——我只是想要赢而已。”


        “这样可不好哦,满脑子都是胜负的话,是没有办法表现出滑冰的美的哟。”维克多说道,“我也曾有与你类似的时期吧,到最后根本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喜欢滑冰本身还是竞技的胜利,为此烦恼了好长一阵子。”他思考一会,又说:“不如来定个目标吧?不去烦恼滑冰或是胜利,为了一个别的东西而努力,到达目标的时候或许就可以明白了。”

        

        尤里愣了一下。他的目标——他的目标是什么呢?一直以来,他视线的尽头所能看见的只有维克多,可显然,将一个人作为目标显得太过笼统,他所追求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


        阳光斜斜地从一边的窗户里落下来。下午的阳光优雅又慵懒,毫不吝啬地倾洒在金发少年的身上,染出浅浅的一圈光晕。咬着唇的少年眼神迷惑,视线低垂思考着关乎人生的问题。他——尤里·普利塞提,上帝赐予他精致的面庞纤细的四肢,他锋芒四射无人可挡;他是俄罗斯的妖精,他是绽放的钻石,获得胜利于他理所应当。而现在——这个甚至连光都庇护着的少年,需要思考他前行的方向。


        汗水滴落在他的鞋子上,他浑然不觉。哪怕呼吸依旧没有平复,尤里却依旧执着地想着,直到维克多决定去为他取一件外套时,少年终于找到了答案。他拉住维克多的衣领,让这个站在场外的人被迫身体朝前倾,凑在他的耳边低声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我要追赶你,与你同台竞技,最后超越你。”尤里说。他放开维克多的衣领,退后几步去看对方的表情。


        他高兴地看见维克多有些吃惊的样子,保持着身体前倾的姿势,冰蓝色的眼睛闪烁几下,对这充满了挑衅意味的话语回以大笑:“很高兴成为你的目标,我亲爱的尤拉。你今年——十四岁是吧?还有一年,我等着你。”


        “到我真正超越你那一天为止,我不允许你退役。”尤里盯着维克多的眼睛这样说,“我们约好,怎么样?”


        “好啊。”维克多的眼睛里盈满了笑意,温柔宠溺到了极点,“我会好好记着的。”


        -


        “骗子。”


        -


        尤里输给勇利之后,他难过了一会,便将满腔的愤怒发泄在了大量的训练里。那之后,他再见到维克多的时候就已经是俄罗斯站的大奖赛。他在酒店入口处驻足盯着被采访的维克多看了一会,在对方终于看向他的时候才想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再也没有拥抱过维克多了。


        这是一件多么正常的事情啊,他又不是一个小孩子了,当然不能名正言顺地撒娇。可尤里总觉得心中的哪处痒痒的,像是另一个孩子大小的自己因为没有糖吃而抽泣着。他回想起维克多的怀抱,厚实,有力而温暖,带着男士香水和冰混合的气息,叫人安心。


        是时候改掉这该死的习惯了,我究竟是怎样厚脸皮才能没羞没臊地在大庭广众之下扑上去抱住他的啊。尤里嘟囔着,像是忘记了今天下午险些折了爷爷的腰的事情。


        金发的少年拉着箱子,走向电梯间。


        -


        「fin」


评论 ( 5 )
热度 ( 68 )

© 剪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