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影

剪影/白景
特传冰夏冰| yoi Yuri主
一条发臭的咸鱼。

【维尤】起床气

        *恋人+同居状态,一把糖


        *好冷啊——


        *秘制高产,lo主回去写作业了


        -


        越是到冬天,尤里就越起不来床。


        维克多有晨跑的习惯。在夏天的时候,尤里还能在维克多起床之后跟着坐起来,两人交换一个吻以后沉沉地睡回去,在维克多回来之前醒来,去厨房里烤两块面包,煎两个半熟的鸡蛋;冷一点,再冷一点,到了仲秋,早饭就得维克多负责了。他也懒得跑完步汗津津地再被灶火熏出一身的汗,于是就在回来的路上去面包房买两个刚出炉的面包,尤里迷迷糊糊地被他从床上拽起来,意识模糊地吃完面包,趴在餐桌上再睡一觉。


        可是到了冬天呀——维克多就去不了晨跑了。


        -


        “小猫咪、小猫咪?”维克多轻轻地摇着尤里缠在他腰上的手,那两只小小的手蕴藏着令人眷恋的温暖,这让维克多有些难以在这双手的主人与一直坚持的习惯中做抉择。窗外的天色还是暗沉沉的,俄罗斯冬日的早晨总是来得很晚,而冷——那也的确是冷到骨子里的冰凉,屋子里虽然开了暖气,却依旧从窗户缝儿里透进来一点能够将人冻住似的气息。


        维克多锲而不舍地低声呼唤着尤里,而尤里只是微微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那对碧绿色眼睛半眯着瞥了他一眼,被床边一点暖暖的橙色灯光照得难受,又闭回去,脑袋顺势倒在维克多大腿旁边,手上居然还使了点劲,想把维克多摁回去。


        尤里小小的脸颊被暖气熏得带了点粉,皱着眉头撅着嘴,清浅地呼吸着。他的头发容易打结,现在更是团成了一个鸟窝状立在头顶。维克多不禁失了笑,用手把尤里一头乱毛轻轻地梳整齐,打了结的地方自然只能暂且放任不管。他戳一戳尤里的脸,被对方回以一声闷哼。好嘛,这次连头都懒得抬。


        男人坐着想了想,还是决定坚持着起床。他俯下身,在尤里头顶发旋落下一吻:“我亲爱的尤拉,早上好,愿意放我去跑步吗?”


        “不好。”尤里把头埋在床单里,声音闷闷的,“那么冷。”


        原来醒了啊。维克多不自觉地嘴角上挑:“所以要运动啊。”


        “我冷。”尤里终于放开钳制住维克多行动的双臂,翻过身,躺在床上看着维克多。他舔了舔唇,终于完全睁开的眼睛眨了眨来适应旁边台灯的光亮。维克多伸手,将台灯的亮度调节到最低:“那么要不要考虑和我一去出去运动一下呢?”


        尤里眯着眼睛,以无声的沉默拒绝了维克多的邀请。他长而密的睫毛在眼睛上方投下一层朦朦胧胧的阴影,终于没有憋住出了声,低低地打了个哈欠。


        他一定是天使吧。维克多想到。他伸出手,抚过尤里柔顺的头发、小巧的鼻子,在红润的唇稍做停留之后被尤里抓了回去,摆回床单上。维克多收回自己刚刚的想法,他的小猫咪还没有醒,现在正坚决地拒绝着维克多继续打搅他的睡眠。


        猫这类生物与尤里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他们都有着轻盈而纤细的身型与四肢,难以驯服难以亲近,却将自己最柔软的一面露给最最喜欢的人看。他们在冬日寻找着最为温暖的地方,慵懒地舒展四肢,将一天中大部分时间用于睡眠。眼睛——是了,尤里的确有一对猫似的眼瞳,水晶珠子一样晶莹剔透,眼神锐利而美丽。


        维克多想了想,发现尤里的一只爪子还是压着他刚才抚摸他面庞的那只手,另一只手臂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又环了上来。维克多试着挣脱一下,没有用,还是被抱得死死的。


        “不要走。”


        维克多愣了一下,轻声笑了出来。他受到尤里狠狠的一瞪,心情更好,低下身去捧住尤里的脸颊,咬住尤里两片薄薄的小小的唇,在对方几乎要拿腿蹬他的时候松开嘴。他躺回去,抓住尤里的手,盖好被子。尤里哼哼了一声,最后拿手搂住维克多的脖子,把头埋在维克多的胸口。


        睡意一下子涌了回来,维克多弯起唇,环住尤里纤细的腰肢,在他头顶又印下一吻:“好,我不走。”


        -


        越是到冬天,尤里就越起不来床。


        等真的到了冬天的时候呀——维克多就不去晨跑了。他们一起睡到原本维克多跑步回来的时候,穿上厚厚的大衣围上围巾,牵着手去面包店吃早饭。


        -


        「fin」


评论 ( 15 )
热度 ( 223 )
  1. 熠熠燃烧的穹顶剪影 转载了此文字

© 剪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