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影

剪影/白景
特传冰夏冰| yoi Yuri主
一条发臭的咸鱼。

【奥米】女王与英雄

        *结尾一小段维尤。啊……感觉自己两百年没有写过bg惹


        *看完最终滑走萌上的新cp……啊米拉姐姐,啊米拉姐姐的腿与脸与¨¥©√∫˜˙©√都是我喜啊www


        *大概是tag首杀


        -


        当尤里听说哈萨克斯坦的英雄向俄罗斯的冰上女王真情告白了的时候,他一口可乐没喝下去,险些喷到了维克多的脸上,呛得咳嗽。维克多乘机拿过尤里的手机,在看完尤里和奥塔别克的聊天记录后跟着笑出声。勇利瞟了眼那句“我和她告白了”以后便挑起了眉,一下一下地拍着尤里的背,对他不止的咳嗽表示担忧。


        然后下一秒——


        尤里放声大笑了出来。


        “那家伙,”尤里擦拭去嘴边的可乐,“我赌上一个猪排饭皮罗什基,那家伙告白时候用的也是yes or no。”


        -


        yuri-plisetsky 10:25:31

        你是怎么和她说的?


        yuri-plisetsky 10:25:40

        我指告白的时候


        otabek-altin 10:26:01

        ……你要知道这个干什么


        yuri-plisetsky 10:26:10

        我和维克多还有猪排饭赌了一个皮罗什基


        otabek-altin 10:26:20

        我和她说“当我女朋友吧”,她暂时还没有给我答复,说要想一想


        yuri-plisetsky 10:26:21

        说你一定问的是yes or no question


        yuri-plisetsky 10:26:23

        ……


        otabek-altin 10:26:25

        ……


        otabek-altin 10:26:30

        那真是对不起啊


        yuri-plisetsky 10:26:40

        靠……我的午饭


        -


       米拉对于尤里损失了一个面包的午饭没有手下留情,依旧坚定地夺走了尤里盘子里的小草莓。“所以你说我要不要答应他呢?”


        “……所以你还没给他答复啊。”尤里为自己的友人默哀了两秒钟,“你这老巫婆,他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上你啊。”


        “他说他这周末有假期,他打算飞过来找我。”米拉眨眨眼睛,“我决定穿十厘米的高跟鞋去接他。”尤里愣了两秒,然后想起了奥塔别克比米拉矮了三公分的事实。他回想了一下米拉历代男友,笑了起来:“他有可能会成为你有史以来最矮的一个男朋友。”


        “所以你说我要不要答应他呀。”红发的少女狡黠地弯起嘴唇,抿下一口黑咖啡。她用手指卷着自己的的头发,翘起修长的腿。她海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什么光芒,尤里愣怔了神,想起来自己读过的书中将这种光芒称作爱情。


        “你只要踩着高跷去找他了,他就能把你一把抱起来。”尤里说,“你不如答应他,他喜欢你,就能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送给你。”他认真起来,“你喜欢他吗?”


        “还挺喜欢的。”米拉微笑着说道,“他很可爱。”


        -


        不知为何,米拉把尤里一起拖去了机场接机。奥塔别克乘坐的是俄航,提早了半小时到达后行李的周转似乎出了问题,反倒比其他后来的航班晚出来。米拉就这么踩着她十厘米高跟鞋站了半个小时,从后面把下巴搁在尤里的头顶上。米拉本来就不矮,穿上高跟鞋几乎比尤里高了一个头,正好能把脑袋放上去。


        他们倒是都带着口罩挡着脸,米拉甚至带了副墨镜,两个人一起呆滞地盯着出口,从远处看起来相当诡异。尤里的兜帽压得很低,把金色的头发全部收进去;幸而米拉红色的短发张扬地披散着,让奥塔别克可以从远处一眼看到这两个存在感极强的诡异存在。


        “……”他在原地愣了一会,意识到这两个人魂魄早就出了窍,只是盯着出口看却没有看到他。奥塔别克拉起行李箱,大步流星地走过去以后才意识到了心上人今天比他高了半个头。


        “哟。”尤里和奥塔别克对了个拳,然后迅速地闪开,看这两个关系即将更近一步的人的眼神碰撞。


        米拉摘了墨镜,低头俯视着她的追求者。她拉下口罩,微笑着挑起眉,用眼神询问着奥塔别克,探究他下一步究竟要做什么。


        哈萨克斯坦的英雄轻轻俯身,牵起米拉的手,在上面附上一吻。他的嘴唇在上面停留了几秒钟,又轻轻地放下来,毫不在意地仰视着红发的少女:“你考虑得如何?”


        “如果我说no呢?”米拉拿被吻了的那只手摸着下巴,戏谑地勾起嘴角,居高临下地看着奥塔别克的眼睛。尤里总觉得这幅画面眼熟,随即想到什么乱七八糟的泡沫剧里,这里米拉应该挑起奥塔别克的下巴,给他一个吻。


        奥塔别克的表情凝固了一下,艰难地吐字:“那我会当我自己是来找尤里的。”


        哇。尤里目瞪口呆地看着人告白还把自己扯上了。他好奇地等待着米拉的回应,


        “那我说yes。”米拉弯下一点点腰,与奥塔别克的鼻尖隔着一张纸的距离,笑眯眯地盯着他看,“我要你为我而来。”


        奥塔别克微微瞪大了眼睛,在到达之后第一次露出了微笑。他大胆地按住米拉的后脑勺,轻轻地吻上他的女王。毫无疑问,久经情场的米拉与将自己毕生精力都投入在滑冰上的奥塔别克的吻技大概有着数个等级的差距。也因此,红发的女孩捧住她恋人的脸,加深了这个原本清浅的吻。


        尤里捂住脸,透过指缝看见周围的行人们慢慢聚集了起来,议论着这一对惹眼的情侣。当他听到有人开始念出奥塔别克・阿尔京与米拉・巴比切娃的名字的时候,他意识到他们应该准备跑路了。可谁能告诉他,他应该如何告诉这对刚确定关系的情侣停下他们的热吻啊……


        好在奥塔别克也意识到了周边人群的骚动与闪光灯,他飞快地结束了这个吻。


        -


        “然后他把米拉抱起来跑了啊!!”尤里抓着维克多的领子,崩溃地大叫,“他的行李箱!!!米拉放在地上的包包!都是我赶紧拿走的啊!我差点就被人群包围住出不来了。”他气呼呼的,像个小包子,坐回维克多的怀里,沉默地继续看着电影。

        

        “所以你是羡慕他们吗……?”维克多从后面搂住尤里,在那小小的肩膀上蹭着他的脸。


        “你滚。”


        【fin】


评论 ( 12 )
热度 ( 61 )

© 剪影 | Powered by LOFTER